资讯 财经 旅游 文化 娱乐 教育

楼市 科技 金融 城市 时尚 公益

当前位置:广东地方站首页 > 基金 > 正文

年内公募分红超1900亿元 投资者“落袋为安”

年内公募分红超1900亿元 投资者“落袋为安”
2020-12-31 14:32:37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近四年新高 年内公募分红超1900亿元

“壕包”来袭!岁末已至,为让投资者“落袋为安”,部分基金管理人也赶在2020年结束之际兑现诺言,给基金持有人发“红包”。12月30日,多只基金产品相继发布分红公告。而按12月31日权益登记日来看,2020年已有2479只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下同)分红4799次,分红总额达1902.46亿元,刷新近四年新高。延续去年的风光,债券型基金仍是今年公募分红的“主力军”,分红占比近六成。

12月30日,共有浙商沪港深精选混合A、博时甄选纯债债券、新华红利回报混合等5只基金发布分红公告。虽然距离2020年结束仍有1个交易日的时间,但按权益登记日来看,年内公募基金分红的情况已然可以知悉。

据Wind数据显示,按权益登记日来看,2020年有2479只基金分红4799次,同比增长34.46%;分红总额达1902.46亿元,同比增长47.47%。而2019年度,则有1852只基金分红3569次,分红总额为1290.08亿元。

事实上,2020年公募分红总额不仅超越2019年,更是刷新了近四年的新高。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公募分红总额分别为693.71亿元、1047.18亿元、1290.08亿元。

在年内基金分红总额不断攀升的同时,债券型基金表现格外突出,成为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1731只债基分红3587次,分红总额达1097.45亿元,在全部基金分红总额中占比高达57.69%。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债券型基金也是分红最多的一类基金,共分红809.01亿元,占当年公募分红总额62.71%。

对于债券型基金分红次数及金额居高的原因,某资深市场人士表示,在债券型基金中,有一部分是委外资金,属机构定制的产品。出于避税原因,大部分分红需求也来自机构,所以债券型基金分红较其他类型基金而言相对较多。

沪上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则提到,债基大量分红,可能也与债市利率变化有关。在利率快速下行的阶段,基金经理更倾向于将浮盈兑现一部分给投资者,同时也能通过分红主动压降一定规模。而在此前年内利率出现上行之后,债市整体受市场情绪影响较大,市场对于债市后市有一定分歧,债券配置难度加大,当然,分红也可能是有持续营销的考虑。

据了解,除上述原因外,当基金产品业绩表现达到基金合同约定的条件时,也可以进行分红。但就部分基金产品而言,分红与否的决策权,最终还是在于基金管理人自身。

前述资深市场人士表示,按照相关规定要求,开放式基金分红与否,以及分红的次数和比例均由基金管理人自身决定。另外,按照相关规定,封闭式基金的利润分配每年不得少于一次,分配比例不低于基金年度已实现利润的90%。正如上述市场人士所言,不少基金管理人在达到相关条件后,按照基金合同要求及自身意愿,大举分红。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少数基金管理人旗下基金产品年内并未分红。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共有中泰资管、渤海汇金资管、北信瑞丰等21家基金管理人旗下公募产品没有分红。

从上述名单不难看出,除部分次新设机构外,年内未分红的大多数为中小型基金管理人。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分红呢?前述市场人士表示,基金管理人不分红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是当前产品规模小,为维持产品规模从而不分红;二是基金产品业绩表现未达到基金合同约定的分红条件,所以不能分红。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如今仍有投资者对基金分红和股票分红持有一样的观念,但事实并非如此。不同于股票分红的是上市公司把利润分一小部分给股民,股民获得股息,基金产品的分红只是让投资者已经获得的部分收益“落袋为安”,而这部分预期收益本来就是账面上能看到的盈利金额的一部分。因此,基金产品的分红金额并不能说明产品甚至基金管理人的业绩好坏。“比起分红,真正为持有人赚到真金白银才‘更香’。”有公募内部人士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媛

(责任编辑:韦玉春)
关键词:公募分红

为您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