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文史|政务|财经|汽车|文化|娱乐|健康|解梦|游戏|佛学|古诗词|守艺中华|国防军事|军事APP|头条APP

注册登录
魅力广东 璀璨明珠
当前位置:广东地方站首页 > 楼市 > 正文

解决深圳住房问题未必要学新加坡 专家:重点在疏解(3)

解决深圳住房问题未必要学新加坡 专家:重点在疏解(3)
2020-09-02 16:23:54 来源:时代周报

如今一谈及住房供应体系的改革,“新加坡模式”就被奉为圭臬。在周军民看来,对于深圳最有意义的是学习“伦敦模式”的教训,而与深圳住房问题和条件环境最接近的则是纽约。

何为“伦敦模式”?20世纪上半叶,在住房严重紧缺的背景下,英国政府开始全面介入住房市场并大量兴建公共住房,主要的政策还包括限定出租住房的租金,允许出租的住房卖给政府成为公房等。

但对比现实,“伦敦模式”还显得有些吃力不讨好,除了房屋的数量本身难以满足需求,每年新建5.5万房屋的目标也无法达成。

数据来源:Knight Frank Research

2018年伦敦新房建设数量只有23130套,比2015年的峰值少了32%。而根据英国政府统计数据预测,每年至少需要建造5至8万套的新住宅才能满足当前需求。

在去年的伦敦市长竞选中,56%参与调查的市民将住房列为伦敦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跃居“伦敦市民最关切问题排行榜”榜首。

但事实上,在高密度的伦敦已很难找到适合建造住宅的土地,工业开发、写字楼、住宅都在激烈竞争土地资源。

周军民认为,伦敦住房紧张是必然的结果,原因在于伦敦是英国最大最核心的城市,又是欧洲第一大城市,周边没有其他超大城市。经济核心导致人口大规模持续流入,需求一直大规模存在,

他预计,深圳以后也会重复伦敦的路径。“因为一国两制分隔了深圳和香港的楼市资源流动,不考虑香港,深圳在珠江东岸也是唯一的极核。”

“深圳住房问题的出路是要在城市群里面去解决,在于利用周围圈层来做产业和功能疏解,疏解配套住房需求,而不是深圳自身建特别多的房子。建得越多,问题越大。”与之相对的是,周军民认为,“纽约模式”的借鉴意义就是在于它充分发挥了周边城市的疏解功能。

从城市圈层来看,纽约作为中心城市,承担着区域增长极的功能。第二层则是波士顿、费城、华盛顿、巴尔的摩四座次中心城市,底层是分布于周围县域的中小城镇及卫星城。不同层次体系的城市自有其功能定位,在整个区域内形成了产业分工,实现了互补错位发展。

而纽约的住房问题跟随着产业的溢出也疏解到了周边的州以及哈德逊河对岸。

如果深圳市在2035年完成上述60%的公共住房供应目标,周军民认为深圳的住房体系将在形式上滑向“新加坡模式”,但矛盾会比新加坡大且不能持续解决住房问题。

事实上,要完成商品住宅与保障房达到4:6的目标,对于政府而言也是背上了不小的压力。广发证券曾估算,在2016年年底深圳存量住房为856.8万套。其中,商品住宅138.5万套,保障房46.5万套。当时,商品住宅与保障房的比例大概为3:1。

在越来越大的财政压力下,如何保障住房建设的投入?面对有限的土地如何做到住房和产业发展的平衡?种种问题还有待深圳市政府来解决。

在周军民看来,政府在住房方面的职能在于维护社会公平,从两端发力:一是托底市民中的贫困人群,二是解决老年人的需求,行动能力弱、收入低或患有疾病等等的居家养老人群的需求。“其他的,就应该通过与周边城市高度一体化、疏解功能等方式来解决。现在政府揽得太多。”

他向时代财经透露,他目前正在对伦敦和纽约的历史及周边区域的关系进行研究,打算作为一个研究成果报市委市政府。

(时代财经地产频道记者谢斯临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无为)
关键词:深圳住房

为您推荐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广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gd@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广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18938865398、1353059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