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广东
魅力广东 璀璨明珠
当前位置:广东地方站首页 > 银行 > 正文

贵阳银行遇困:逾期贷款半年增四成 其他支行潜在风险仍然很严峻

贵阳银行遇困:逾期贷款半年增四成 其他支行潜在风险仍然很严峻
2020-10-21 16:25:36 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

原标题:贵阳银行遇困:逾期贷款半年增四成 关联交易激增14家支行停业

2020年10月15日,贵阳银行就此前中国证监会对其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进行了回复。  

其中,贵阳银行对被问及的行政处罚及其整改措施、不良贷款、资金来源和资本充足率、关联交易等8方面进行了解释说明。

公开资料显示,贵阳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2016年8月登陆上交所上市,是一家总行设在贵阳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在贵阳、毕节、遵义、凯里、都匀及四川成都等地设有34个省内外分支机构、近百个营业网点。

中国科技新闻网发现,一年半的时间,贵阳银行有12位高管离职,董事与监事互相调动;此外,一年内,该行有14家支行终止营业,与此同时关联交易金额迅猛增长。结果却是贵阳银行贷款质量的持续下滑,贵阳银行到底怎么了?

关联授信总额增长464.24%

2020年9月12日,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已对其非公开发行申请材料进行了审查,并予以受理。

此前,贵阳银行的定增路可谓一波三折。2020年7月20日,贵阳银行与厦门国贸、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贵阳城发集团、 百年资管及太平洋资管等8 名认购对象分别签署了《终止协议》。

因政策调整,8个月内贵阳银行两次修改发行方案,发行对象也由8名调整成将不超过 35 名特定投资者。

中国科技新闻网了解到,贵阳银行此前8位定增对象中有多位关联方,其中同属于一个大股东控制的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等均为贵阳银行股东。

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贵阳银行给关联方的授信呈爆发式增长。数据显示,2018-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贵阳银行银保监口径关联交易授信总额分别为30.93亿元、66.63亿元、174.52亿元,授信余额分别为25.51亿元、24.15亿元、102.08亿元;可以看出,2020年上半年相比2018年贵阳银行授信总额增长464.24%,授信余额增长300.16%。

不仅如此,中国科技新闻网了解到,贵阳银行的股东与高管,也纷纷为旗下的企业提供担保,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相比2019年末,出现大幅增长。

据贵阳银行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作为贵阳银行股东的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为其他单位在贵阳银行的贷款余额人民币6.9亿元元提供担保,与2019年末相比增长85.46%;二股东控制的贵州詹阳动力重工有限公司为其他单位在贵阳银行的贷款余额人民币3.38亿元提供担保,与2019年末相比增长16.24%;关键管理人员或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直接或间接控制、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企业为其他单位在贵阳银行的贷款余额人民币64.59亿元提供担保,与2019年末相比增长1311.89%。

2020年6月份以来,贵阳银行因存贷款等业务违规共收十多张罚单,违规原因涵盖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等。

此外,2020年上半年,贵阳银行逾期贷款总额129.1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8.69亿元,环比42.75%;信用减值损失方面,截至2020年6月末,金额为29.63亿元,同比增长41.92%。

逾期贷款环比激增的背后,贵阳银行不良率也直线上升。数据显示,2018-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贵阳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5%、1.45%、1.59%,不良贷款率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

董事监事互换位

2020年4月30日,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其董事洪鸣因工作原因,于2020年4月29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中国科技新闻了解到,贵阳银行高管早在2019年未换届时,就出现罕见大换血。贵阳银行董事长、监事长和副行长三位高管同时出现变动。

2019年7月9日,贵阳银行连发3份高管调动公告,宣布公司董监高一把手同日换人。其中,贵阳银行发布的三份公告显示,原董事长陈宗权到龄退休,原副行长杨琪因职务变动,原任监事长张正海因职务变动,均于7月8日提交辞职报告。

在上面三份公告发布1个月前,原行长罗佳玲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委员以及行长职务,而罗佳玲从任职贵阳银行行长到离任,不过半年而已。

有意思的是,贵阳银行之前有两任行长均因经济问题“落马”。据媒体公开报道,早在2005年的时候,贵阳银行第一任行长李隆中因受贿及违法发放贷款获罪入狱;随后2008年底,贵阳银行第二任行长王绍文因签批6000万元的假贷款担保造成银行重大损失,被上级部门免去行长职务。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至今,一年半的时间,贵阳银行先后有12位高管离职了,其中有两位高管仍留任于贵阳银行。  

据悉,贵阳银行现任的董事长张正海此前担任的职务是监事长,监事长杨琪此前担任的职务是董事、副行长职务。虽说董事、监事并没有同时兼任,但这样轮换,难免让外界对监事会的职能产生疑虑。中国科技新闻网对此给贵阳银行发去采访函询问相关情况,截至发稿日,未得到回复。

一年14家支行终止营业

高管频更的背后,中国科技新闻网查询发现,贵阳银行有多家支行宣布停止营业。 

2020年9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贵阳银行贵阳二铺汽配城小微支行等3家小微支行终止营业的批复,贵州银保监局同意贵阳银行贵阳二铺汽配城小微支行、贵阳西南商贸城小微支行及贵阳龙岗小微支行终止营业。

同日,中国银保监会同意了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贵阳龙岗小微支行与贵阳市府社区支行1家支行终止营业。

事实上,支行终止停业并不是一两例,据中国科技新闻网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来,贵阳银行已有14家支行先后出现关闭停业。

2020年8月4日,铜仁银保监分局同意贵阳银行铜仁文笔峰社区支行终止营业。

2020年7月29日,毕节银保监分局同意贵阳银行麻园社区支行终止营业。

2019年11月5日,贵州银保监局同意贵阳银行贵阳麦架社区支行等3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同日,贵州银保监局同意贵阳银行贵阳西南五金市场小微支行等5家小微支行终止营业。

除了支行关门停业外,贵阳银行其他的支行潜在的风险仍然很严峻。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贵阳银行播州支行有1条被执行信息,贵阳市商业银行瑞金中路支行有1条经营异常信息,其投资的贵阳白云磨料有限公司有1条注销备案信息。

不仅如此,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贵阳银行观山湖支行有808条因借款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信息,四川省成都分行有245条因其他类型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信息,贵阳市白云支行有223条因借款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信息,贵阳市云岩支行有171条因借款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信息。

多家支行终止营业、以及不良率上升的背后,或暴露出贵阳银行内部管理的困境,而这些无疑都是贵阳银行未来增长道路的挑战。

(责任编辑:小夏)
关键词:贵阳银行遇

为您推荐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广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gd@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广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15915981334、18002597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