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广东 璀璨明珠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 > 正文

时空书写——秦风

时空书写——秦风
2021-04-30 18:31:55

第三阶段是20 世纪水墨书写的现代主义,从10 世纪与16 世纪绘画类象结构中的书写,转向纯粹的书写性的绘画。秦风的绘画属于这一方式,书写及笔墨形式本身成为一种语言,打破了绘画与书法的界限,表现为一种绘画的书法性,或书法的绘画化。

20 世纪现代主义的一个重要实践是绘画中的书写性。在这个议题上,中西方两大体系从两个出发点交汇在一起。19 世纪以前的欧洲绘画重点在于形体的块面和结构。欧洲绘画的重要变革在于走向一种形式主义,即康德的“纯粹形式”。上世纪 20 年代,英国评论家罗杰·弗莱注意到了现代绘画中的线条应吸收中国书法和绘画中的书法性,以解决西方绘画中线条的单一功能,即一直作为“分界线”或“边界线”, 而不具备线条的独立表现和诗性。

20世纪初,西方现代绘画的一个变革,在于绘画中线条的纯粹性,表现为两个方面:一为几何主义的抽象艺术,包括德国包豪斯的元素主义、法国的立体主义、意大利的未来主义及俄罗斯的构成主义;二是德国表现主义,即在形象的变形结构中强调笔线和笔触。后者接近于 中国画的方式,即将变形的形象作为一个类象的基本形结构,重点在于强调笔触、笔线的主体性。

上世纪 50 年代是东西方在这一议题上异曲同工的高潮时期。日本的书写现代主义的变革开始于 40 年代上田桑鸠、宇野雪村等的现代书法, 井上有一将线条从字体中解放出来,使现代书法变为一种书写的现代主义。由于字体结构的“散架”或消失,书法性的笔线构成一种线性 主义的绘画。与此同时,美国的马克·托比开始学习中国的书法,他与马瑟韦尔、克莱因、马斯登等美国画家及西班牙的塔皮埃斯,于 50 年代在抽象表现主义中引入了书法性,构成抽象表现主义的书法派。

书写性、线条的节奏、线性的图像结构、偶发的墨迹及画面留白,这些书法性的指标在上世纪 50 年代成为东西方共同的新的语言形式。东西方不仅在战后相互吸收对方的语言,而且创造了一些新的创作方式。井上有一与波洛克几乎在同一时期站在巨幅的画纸上创作,尝试 一种超越身体尺幅的书写机制,战后绘画实际上看起来不再是一种纯粹的西方绘画或中国画。

在某种意义上,上世纪 50 年代的日本、美国、欧洲试图通过书法性和偶发艺术的观念来超越战前的几何主义与观念主义,构成了一种有关现代主义与东方主义交织在一起的世界主义艺术运动。这一运动的基础—书法和禅宗的源头在中国,只是直到八九十年代,这一运动才 真正开始为一种迟到现代主义的实践。秦风的艺术始于这一阶段。

关键词:秦风

为您推荐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广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gd@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广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15915981334、18002597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