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广东 璀璨明珠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 > 正文

时空书写——秦风

时空书写——秦风
2021-04-30 18:31:55

1994 年后赴德国等西方各地的生活经历,使他对表现主义及其西方的绘画形式具有相当娴熟的掌握能力,这使他的绘画方式不仅限于水墨画。秦风的大部分创作使用了巨幅的绘画形式甚至是装置艺术。尤其是在工具、颜料及创作方式上,他使用了化学颜料和远大于传统的 中国毛笔几倍的笔,并让自己置身于大于自己身体数倍的画布,并且是一气呵成式的即兴创作。这是水墨画、书法独有的方式,行笔过程 不能中断,亦不能在同一画面位置上添加笔触。秦风尝试站在画布前挥动巨型的画笔,在即兴状态下进行强力的回转式书写。水墨和宣纸 脆弱而易破,难以承受巨大的书写幅度、书写力度的冲击及回旋的摩擦,因而他使用了巨幅的西式画布;中国的墨汁不适合大尺幅的书写, 因而他加入乳胶配制了自己的颜料,以达到一种类似书法行笔的墨色效果。

由于画布和画笔超出身体的空间尺幅,秦风的绘画具有了一种文化间性,他的绘画是一种东西方绘画在工具、语言及哲学方式上的整合。由于使用了大尺幅的绘画性书写,笔线的游走超出了身体幅度,形成一种巨幅的笔画,线条也因此空间化。那些巨型的线条占据了空间, 使书法的规模拥有与身体同等的空间尺度。

除了书写自身的墨迹及书法性,秦风的创造力在于一种书写的空间性。超出身体的尺幅及书写的空间化,一直是战后抽象书写一个最具创 造力的创作方式。井上有一、波洛克尝试走到画布或宣纸中间,用身体的整体姿势而非手臂的转动来操纵画面的偶发效果。但秦风更青睐 中国书法的方式,用一支笔在纸张和身体之间建立联系,就像中国书法一样。

欲望风景系列

Series Desire Scenery

50×50 cm

材质:墨、宣纸

年代:2019

中国的书法及水墨画,上千年来惯用手卷和卷轴的形式,尺幅多在两臂展开的范围内,因而中国式的书写机制是在意念、手臂、笔和宣纸 之间发生的。或者说,通过手和笔在意念和纸之间建立一个书写机制。但秦风试图超越传统的书写方式,将书法的以“心—手”为主的意 念机制,转向一种以“身—心”为主的交感机制。身体的整体因而被纳入书写,使书写变为一种“身体—意念”的空间化的行动。

从 20 世纪东西艺术的比较来看,西方的现代主义的主要贡献在于以几何主义和观念艺术为中心的形式主义,而东方主义吸收的则是中国书法、水墨中的书法性及其偶发机制。这两者的融合,于上世纪 50 年代形成日本的书法表现主义和欧美的抽象表现主义书法派。无论何种方式,其核心在于中国书法的书写机制在战后发展为一种世界性的现代主义。

无论书法或者绘画中使用何种笔法进行书写,都取决于一种行笔的意念机制,即书法是一个交感的意念形式,书写者在行笔中进入一种高 度的专注状态,执笔的手由意念引导,使笔线、笔触的行迹具有韵律和节奏。意念不仅使手与行笔一体化,还要协调意识中的图形预想、 眼睛对行笔的动态监控,使身体及即兴的心理同时达到一种一气呵成的状态。

秦风的书写,很大程度是一种中国式的书写机制,它是一种动力学的意念的交感机制,将传统的身体处于静态的坐姿书写的方式,发展为 身体参与,使“心—手”关系扩大为一种“身—心”的意念交感式的临场机制。

欲望风景系列

关键词:秦风

为您推荐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广东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gd@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广东频道商务合作热线:15915981334、18002597819